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- / -- / -- ( -- ) --:--:--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* スポンサー広告 * page top↑
[未命題]L*A www
2009 / 03 / 27 ( Fri ) 21:20:08
停在非常欠打的地方
以後要接那個碼~~到底怎麼寫才不會把人偏掉拉喔喲orz
待續中w
有一些夢境流進路克的腦海裡。
一開始他以為自己做了惡夢,夢境裡的他,衣衫襤褸,渾身泥濘,不斷的和魔物戰鬥,毎次幾乎都快站不住了,他卻還是咬著牙根,絶不放棄。路克不記得自己有過那麼堅忍的意志。自己第一次殺人時,刀子捅進血肉的觸感仍然令他發顫。夢境裡的他也常在暗夜行動,手上的刀沉重得幾乎快抬不起來,手上鮮紅温熱的液體好像帶走了心的温度一樣,變冷,眼界裡的月有著怪譎的暗紅。路克不記得那種絶望的感覺。路克想起來了,他是亞修,亞修的精神力出現隙縫的時候,路克才有可能窺探到這些事情。路克幽幽的轉醒,月白皎潔如玉,澄清無雲的夜空,冷咧的空氣沁涼清新,沒有夢境裡太過真實的鐵銹味,路克抓起床邊的斗篷,悄然的出了房門。


你沒有什麼話想對我説嗎?
已經既定的事實,再多説什麼也無濟於事吧。
從沒有人問過亞修的感受如何,第一次大佐問了他。
那一天是亞修十年生涯裡第一次放任自己如孩子一樣嚎啕大哭,他知道,等自己哭完,一切所有的幸福都將不屬於自己。但他以為留在梵身邊,自己的理想與願望也能實現,卻不知道梵又一次徹底的背叛他。自己究竟還剩下些什麼?夢著那些殘酷的任務,亞修一次次的從夢中驚醒。早該逝去的生命留在世上,就是為了奪走更多人的性命嗎?即使違抗了預言,卻只不過是繞了遠路最終還是得歩上相同的末路嗎?

站在後面做什麼?廢物!來找我一決勝負的嗎?既使能讀透這傢伙的内心,卻還是無法理解他。

人在了解自己的懦弱和面對自己的無力後,才學得會真正的堅強,以前路克覺得亞修好巨大,然而現在﹒﹒﹒

你那是什麼表情?一模一樣的臉上,卻出現亞修從沒有看過,更無法理解的表情,另亞修覺得煩躁不已。你在愚弄我嗎?硬要説的話,亞修覺得那表情像是同情。

我﹒﹒完全沒有那個意思﹒﹒﹒該怎麼做才能讓亞修了解自己的心情呢?自己的存在意義,一定就在此時此刻,在亞修的面前,想要有所證明,所以﹒﹒﹒

混帳!誰准你用那張臉哭的!!你這懦弱沒用的廢物!

我的確非常懦弱喔,亞修,即便不是因為心情悲傷,可是卻掉下了眼涙,我怕死怕的直到現在我還在渾身顫抖。

我可沒叫你代替﹒﹒﹒

可是!,我還是會站上雷姆之塔的

我就説﹒﹒﹒!!

我並不是要代替你死,亞修。

你説什麼?那你還是跟阿克澤流斯時一樣想逞英雄嗎?你到底要蠢到什麼程度才﹒﹒﹒

我只是希望你活而已,亞修!不是代替你死,而是希望你能活著,如果我真的消失了,那只是結果而已,因為是我用自己的意志所下的決定。

代用品就是代用品,在那裡説什麼大話,不要以為這樣我就會認同你,不要以為你在施恩給我,不要一付什麼都放棄了的樣子還冠冕堂皇的說要還給我!!事到如今了自己還在掙扎什麼,明明已經捨棄了一切,爲什麼面對這傢伙的時候卻還是不能冷靜。

--寧願自己消失也不想讓對方犧牲的心情究竟是什麼?

因為這傢伙消失了有很多人會很傷心的。
可是﹒﹒﹒
我只能得出更加殘酷的答案。
那就等於我們只能叫他去死的意思嗎?
我們必須保護我們的國民。
路克,我竟然再次要求你做出這種犧牲,對不起。
這傢伙聽到這些話作何感想呢?
還說什麼是自己的意志下的決定
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,少了我不會有什麼改變的
就像﹒﹒﹒
七年前一樣阿﹒﹒﹒﹒﹒﹒
不是嗎?

我是我,亞修是亞修喔
所以﹒﹒﹒
你能回來真是太好了,路克。
我只是害怕去愛你,只能眼睜睜看著你去死太痛苦了。
因為他的眼神跟那些在戰爭中失去了父母的孩子們的眼神一樣,還好,在他心中,有能夠成為他心中支柱的存在。
阿爾比歐魯號就是您的雙翼,這只是我唯一能做的事,亞修先生。
孤軍奮戰絕對不是唯一的路<斷>
* (畫與鉛字) * trackback(0) * comment(0) * page top↑
<<tom vol.7[子爵樣好閃!!!] * HOME * 百歌声爛III>>
コメントの投稿 

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 

*Comment  Thank you*
trackback
trackback URL
http://rko.blog58.fc2.com/tb.php/324-6fbb9292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* HOME *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